2月24日下午,韩阿姨才离开5分钟,接了一个电话后,独自在门口玩耍的源源便被一名陌生女子抱走。经过紧急追踪,民警在浙江台州火车站的厕所里找到了源源和拐走他的女子李某。为了掩人耳目,这名女子将源源的头发剃了个精光,还换了一件衣服。“这个孩子太可爱了,我想抱回家自己养。”李某交待说。

  下午3点50分

  奶奶进门接了个电话

  3岁孙子就不见了

  韩阿姨今年45岁,来自青海。她的孙子今年3岁,长得虎头虎脑的,十分可爱。这么年轻就当了奶奶,走到哪里,韩阿姨都能听到啧啧的赞叹声。韩阿姨有一个女儿,在台州黄岩新前街道开拉面店。春节期间,韩阿姨到上海看过也是开拉面店的女儿女婿后,又带着孙子到台州小住。

  2月24日下午,店里没啥生意,韩阿姨陪着源源在拉面店后门的小巷玩耍。3点50分左右,店里的电话响了。韩阿姨进门接电话,临走还特别交待孙子,“宝贝,你不要乱走,奶奶马上回来。”电话打了5分钟,等韩阿姨回来,发现孙子不见了。四周找了一圈,也没有找到。韩阿姨慌了神,颤抖着快要哭出来。“孩子不见了?赶紧报警啊!”邻居提醒说。

  下午4点10分

  监控中,一把雨伞下

3岁男童被拐火车站被截获孩子已剃头换装

  露出一双挣扎的小腿

  郑定钿是黄岩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,当时他正在值班。4点10分左右,郑定钿接到报警,他一边让一路民警赶往事发现场,一边调出附近监控寻找。监控录像中,大约在下午4点左右,一名穿红色衣服的女子,撑着一把雨伞从拉面店后面的小巷走出来。只见女子走得飞快,雨伞遮着,看不清楚面目。

  忽然,一个细节引起了郑定钿的注意。画面中,从雨伞下伸出了一双孩子的腿,还在死命地挣扎。因为是雨天,监控画面有些模糊,甚至看不清孩子身穿的裤子和鞋子的颜色。他会是失踪的源源吗?抱着他的那名女子,又去了哪里?

  继续调看周边的监控,距离拉面店三四百米远的一个路面监控中,红衣女子再次现身。“她抱着孩子在马路边来回地走,看见有汽车经过就伸手去拦。有一辆车停了下来,似乎没谈妥价格,汽车很快就开走了。几分钟后,红衣女子又拦下了一辆面包车,只见她站在车外与司机交谈了一会,然后坐进了副驾驶室,车子随后开走了。”郑定钿说。

  25日凌晨两点

  凭着一个“实习”标志

  面包车很快就被找到了

  民警注意到,拉走红衣女子和源源的,是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。但是,在监控中,车牌看不清楚。警方经过排查和技术分析,面包车的大致去向虽然能够确定,但路上这么多面包车,到底哪一辆才是要找的那一辆呢?

  有个民警眼尖,发现那辆面包车后窗上贴了一个“实习”的标志。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,警方经过排查,昨天凌晨2点多,终于找到了面包车的主人。

  驾驶员姓刘,当他睡眼惺忪地打开门,发现门外站满了警察,吓了一大跳,以为自己犯了什么事。很快,刘师傅回忆起,自己下午确实拉过一名带着孩子的女人。“当时,那个孩子没有动,好像已经睡着了。我还以为他们是母子。”刘师傅说。

  女子在黄岩高桥街道下了车,“她本来要到宁波去,说可以多付点钱,我不想跑那么远,没有答应。”刘师傅说,女子下车后,还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,“她说,如果我改变主意,可以给她打电话。”

  凌晨4点

  在台州火车站的公厕里

  找到了源源和拐走他的女子

  女子没租到车去宁波,她会不会乘火车去呢?民警立即赶往位于黄岩城北的台州火车站。途中,民警将女子的手机号码拿去一查,发现这是一张临时卡,根本没有实名登记。

  赶到台州火车站后,民警马上调出附近所有的监控录像,进行筛查。“出入的旅客很多,要在这么多人中找人,跟大海捞针一样。”找了好一会儿,一个民警忽然大喊起来,“在这里,在这里!”

  大约在24日晚上9点多,红衣女子抱着孩子进了候车大厅。不过,一转眼,她又带着孩子走出了监控范围。“她一定还在火车站的某个地方,赶紧找。”郑定钿查看了安检口、检票口、出口的所有监控,都没发现红衣女子的身影,于是断定女子并未离开火车站。

  于是,所有民警出动,将台州火车站翻了个底朝天。可是,各个角落都找遍了,还是一无所获。大家一合计,只有一处地方没找了,那就是厕所。民警走进卫生间,一扇一扇门地找过去,最后发现有一扇门是锁着的。敲了几下门,也没人应。心急的民警趴到地上,往里查看。果然,他看到了一大一小两双脚。

  由于里面的人不肯开门,民警只好从上面翻了进去。藏在里面的人,果然是那名红衣女子。靠在她怀里的源源,已经睡着了。此时,已是凌晨4点多,离源源被抱走,刚好12个小时。

  为掩人耳目

  她给孩子剃了头换了装

  民警从女子手上接过孩子,定睛一瞧。咦,不对啊,这个孩子和韩阿姨一家人描述的孩子特征,并不一样啊?

  “孩子的家人说,小孩子失踪时,穿的是一件蓝色衣服,鞋子是黑色的。而女子抱着的孩子,穿的是一件黄衣服,鞋子是白色的。”郑定钿说。另外,孩子的家人说,孩子是有头发的,可眼前这个孩子,头发几乎被剃光了。按理说,红衣女子就是抱走源源的人,但孩子的特征差别也太大了啊!不过,经过家人辩认,这个孩子,的确就是失踪的源源。

  被带回公安局后,红衣女子一言不发,不管怎么做工作,就是不肯交待。昨天傍晚,经过民警苦口婆心劝说,她总算开了口。她说,自己姓李,40多岁,贵州人。几年前,曾到黄岩打过工。2月24日,她刚刚从福建来到黄岩,找了家宾馆住了。

  2月24日下午,她出门溜达,顺便想找个工作,走到拉面店附近,发现有个小孩独自一人在玩耍。“这个孩子皮肤很白,眼睛大大的,我一看就喜欢得不得了。当时就想,我要把这个孩子抱走,带回家自己养。”李某说。抱走孩子后,怕被人认出来,她找来剪刀,将孩子的头发全部剪掉,还从附近弄了一套小孩的衣服,给孩子换上。

  “为什么在火车站呆了这么久,不立即买票离开?”民警问。“因为走得急,身份证落在宾馆了。”李某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