启辰代孕公司

代孕相关

启辰代孕 > 代孕相关 >
8次代怀孕4次流产,豪门梦碎净身出户,女明星如
文章来源:http://ddaiyun.net  发布日期:2019-08-27

  文丨心之助特约作者 半碗

  最近花木兰预告片上线了,刘亦菲一身戎装,一眸一剑,几乎高度还原了花木兰的东方美。

  然而预告片中的另一个人物,仿佛是隐藏BOSS般的存在,她就是为木兰梳妆的姥姥的扮演者——郑佩佩。

  这是两个人时隔十四年后的再次聚首。

  郑佩佩曾在《仙剑奇侠传1》中饰演刘亦菲的姥姥,尽管戏份不多,但郑佩佩却把老人的坚毅、果敢刻画得淋漓尽致。

  “娴静、沉着、守礼、淑雅,这些,是成为一个好妻子应有的品质”这是郑佩佩在影片《花木兰》中的一段台词。

  事实上,这个教授女德的姥姥,恰恰是在生活中推翻三从四德的典型代表。

  网友纷纷表示:如果时光倒回五十年,郑佩佩就是那个当之无愧的花木兰本兰。

  然而,如果让郑佩佩自己选择,这个花木兰,她不愿意做。

  姑娘渡香江

  上世纪四十年代,富商娶了能说流利英语的广东闺秀,郑佩佩是他们的第一个女儿。

  郑佩佩的童年过得着实优渥,直到她六岁那年,父亲因政治问题入狱,家道中落。

  为了生存,母亲外出工作,郑佩佩带着弟弟妹妹打扫做饭,收拾卫生。母亲担当了“父亲”的角色,老大郑佩佩则承担了“母亲”的责任。

  许多年后的采访中,郑佩佩提到那段往事,总是很感叹:尚在年幼的她一手牵着弟弟,身后背着妹妹,前胸抱着最小的姊妹,走过狭小的弄堂。

  路就那么短,可她走了那么久,距离看起来那么长。

  十年后,郑母带着三个弟妹前往香港投奔娘家兄长,佩佩独自留在。也正因为这段往事,她养成了独立刚强的个性。

  后来,在香港看到了南国剧团国语演出的佩佩,燃起兴趣,决定报考。

  少女时代,就这样悄然结束了。

  回望童年的郑佩佩,表现出了一种少年老成的心态:

  她的童年极其缺乏关爱:家中长女,她必须成为一个“小孩大人”,作为母亲一般地给弟弟妹妹庇佑。

  自此童话与公主与她无缘,早早经历生活磨练的她已经“动心忍性,增益其所不能”。

  生活既不允许她如同孩子一般随性,她就将孩子的状态封存在心底。

  于是,她很能忍,很愿意奉献。这完全就是侠女的风格。

  金燕子归隐家庭

  带着江南女子的温柔,秉承着生活塑造的英武气概,外形气质堪佳的郑佩佩很快受到团里的赏识。

  她在首部电影《宝莲灯》中反串男角,神情凛冽,让人一见难忘。

  导演胡金铨看到了这个姑娘的潜力,力排众议,启用彼时还是新人的郑佩佩出演了《大醉侠》。

  这只金燕子,终于从的小弄堂飞出去,飞到了香港大荧幕里,飞到了新派武侠电影的历史当中。

  随后的五年,是郑佩佩高产的五年。《金燕子》、《毒龙潭》等作品让她声名鹊起,使她从秦萍、上官凌凤、徐枫等一众影星中脱颖而出,成为一代武侠影后。

  当然,武侠并不是她的标签。她在文艺片《情人石》中扮演渔女秋子,获得了国际独立制片人协会颁发的“金武士奖”;她在《春江花月夜》中柔情扮唱,长袖独舞,又是烟火气十足的舞女娟娟。

  事业上的郑佩佩,绝对是成功的,但她的情感生活却并不顺遂:

  在《大醉侠》中,她结识了岳华和陈鸿烈,两个人皆为郑佩佩倾倒,展开了激烈的追求。

  起初,郑佩佩喜欢陈鸿烈多一些,因为他说话风趣幽默,在两个人当中更为主动,这让早年间在家庭承担责任的郑佩佩感到放松。

  但后来,岳华仿佛表现得更符合郑佩佩的生活性格。

  郑佩佩曾在采访中表示,她择偶的标准是,愿意陪她练功,愿意陪她的弟弟妹妹看戏。

  换言之,郑佩佩在择偶态度上,也倾向于照顾家人:

  只要你愿意支持我喜欢的事情,哪怕是陪我压腿,我也有安全感。你不仅要对我好,也要对我的家人好,因为家人是我的责任。

  在郑佩佩的潜意识当中,懂得照顾家庭的人,就是值得她托付一生的人,因此,岳华最后胜出。

  少年时代缺少关爱,使郑佩佩极其渴望家庭的温暖,也给了岳华伤害她的机会。

  时年,作为当红小生的岳华十分花心,一面在郑佩佩面前献殷勤,一面偷偷地追求潘迎紫。

  如果那时候有网络,郑佩佩或许会明白“防火防盗防闺蜜”这个道理,她时常邀请闺蜜亦舒参加她与爱人的约会,岳华也因此偷偷示爱“好闺蜜”。

  五年中数度分分合合,说明郑佩佩并非没有察觉岳华的心总在流连莺莺燕燕,但最终,她选择了忍耐。

  正如张彻导演的一句话,让她记了很多年:“你太凶了,谁敢娶你?这辈子恐怕都嫁不出去的。”

  或许是为了寻求归属感,或许是为了弥补内心的空洞,郑佩佩始终把结婚生子放在自己的事业之前,她说:“我想对于我们那代人来说,结婚就是最终结局,是女孩子的happy ending”。

  与岳华五年情终后,郑佩佩明显有些着急:因为她的同辈女星早就结婚了,甚至有的都有了孩子。

  机缘巧合下,她认识了自己的丈夫原文通。原文通不像周围谄媚献宝的追求者,他从不殷勤也很喜欢挑剔佩佩的毛病。

  相比岳华的浪漫,原文通显得更接地气,而且原文通与郑佩佩的家人都相熟。这让郑佩佩觉得,这才是她的良人。

  于是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放弃了如日中天的事业。远嫁美国,一走20年。

  侠女归来,我只是我

  那时候,当红影星的婚姻哪个不是街知巷闻、珠光闪耀。然而郑佩佩说:“我们领证吧。”

  一场简约低调的婚礼,原文通抱得美人归。

  有人说:对待女人,若她涉世未深,就带她看尽世间繁华;若她心中沧桑,就带她去坐旋转木马。

  原本历尽沧桑的郑佩佩以为,这种平淡安稳的生活会伴随她的一生,可是事实却是:原文通觉得郑佩佩性格过于强势。

  我们仿佛能够从郑佩佩的经历中拼凑出那些“强势”的片段:

  原文通想要去美国做生意,尽管自己的人气如日中天,郑佩佩却认为自己应该以夫家为主,这是她的妥协。但原生家庭给她的影响是:“我一定要表现得我很有用。”

  因此出国后,郑佩佩忙得不得了,管家里、管店铺、主持电视节目。她甚至坐月子的时候都在照顾自己的孩子还照顾别人的孩子。

  她试图向自己的先生证明:我是能够奉献的,我是愿意为这个家庭付出的,我可以没有自我。

  儿时的经历造就了郑佩佩的性格,她说:“我生活中遇到什么事情都很少跟家人讲,我自己做决定,自己承受,因为从小我就一个人生活,也没有人可以讲。”所以郑佩佩做投资做节目等都是一肩扛。因此,原文通认为“你根本就不需要我”。郑佩佩也明白,男人需要柔弱一点的女孩子,可是她不可控制地想让自己变成扛起一切、承受一切的那个人。

  为了给原家传宗接代,郑佩佩代怀孕八次,流产四次,独自去产检;为了不浪费原家的钱,她到处去找工作。

  可是单方面的付出绝对不是正常婚姻的存续方式。

  作家蔡澜曾直白地说:在美国的那些年,她一个人,顶起了整个家。一代侠女过得卑微且失落。

  在那些充满烟火气的婚姻生活中,互为伴侣的两个人是互相付出的,郑佩佩在“付出全部”的同时,也把自己的丈夫放在了“巨婴”的位置上,这是不恰当的。

  因此即便郑佩佩表现的再完美,原文通也对她没有表现出更多称赞。

  终于,儿子出生后,心灰意冷的她选择了离婚。

  郑佩佩的婚姻,着实是不成功的。

  她几乎将年少时原生家庭的关系照搬到了自己的生活当中:

  她不断试图讨好自己的丈夫,牺牲自己的身体健康、牺牲自己的一切精力,只为求得一丝情感上的慰藉。

  张爱玲说:爱一个人,会卑微到把头低到尘埃里。

  而郑佩佩,则是把自己的尊严低到尘埃里,极度渴望从这段婚姻关系中获得肯定,漂泊久了,她渴望绝对的安稳。

  郑佩佩坚毅,她果敢,然而坚毅与果敢不是婚姻的全部。

  事业讲究成绩,而情感尊重规则。

  在情感中不自尊自爱,就会自己将自己打得节节败退。

  回港后,容颜已去、失婚失业的郑佩佩一改当年的演艺做派,接下了《唐伯虎点秋香》当中的华夫人一角,与周星驰一块进行无厘头的表演。

  她接了李安导演的反派角色“碧眼狐狸”,成功用一座金像奖奖杯回归影坛。

  隔离了情感之后的郑佩佩,放弃了对亲密关系的渴望,开始集中全力发挥自己的“最长板”——演艺事业。

  她参演不同类型的电影、电视剧,参加赖川声导演的《一粒沙》话剧。华夫人、佘太君,她所塑造的每一个人物都能立得住,她的刻苦与努力,在事业上获得了回报。

  深知自己不善处理情感问题,郑佩佩再也没有走入婚姻,她选择每天抄诵心经,用各种活动丰富自己的人生。

  不知道缺失情感关系的她是否会遗憾,但现如今的郑佩佩在说:我只是我,我不是侠女。

  “花木兰,我不想做”

  郑佩佩在电影《花木兰》中的出现,使她再一次带着侠女之风重回怀旧人的心中。

  她与花木兰其实是有很多相似之处的——

  自始至终承担着家庭的重担,失去了很多,不论是年幼时失去了自己的童年,还是在婚姻生活中失去自我,她始终带着花木兰的牺牲与奉献态度。

  或许她的事业绝对成功,她的口碑人人称道,但郑佩佩从未跨过生活强加给她的情感门槛,正如花木兰从来挣不开家庭的束缚,要从军,要相亲,牺牲自己,只为了周全家庭荣誉。

  爱情的规则,是拿出自己的利益,为自己的利益服务,两人平等对望,两人旗鼓相当;

  降低自己的自尊,为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服务,这不是女性在情感中应该拥有的态度。

  所以,为什么前几天董璇高云翔被爆离婚,会有许多人欢呼鼓掌,因为董璇在这段感情中,就是降低自己的自尊,忍受丈夫的出轨,同时承担巨额的债务以及所有人的目光。

  她是仁义的,在危难时撑起了一个家,她也是聪明的,懂得女人首先要爱自己,才能去爱别人,只有爱自己也才值得被爱。

  因此,她问心无愧地离婚了。

  为什么马伊琍离婚有那么多人鼓掌叫好,并不仅仅是因为她和文章的夫妻关系。

  而是因为作为公众人物的她,开始作为女性的代表,越来越尊重个人的内在诉求,不为家庭委曲求全、事业独立,精神独立。

  这对依然在家庭中担当“郑佩佩”责任的姐妹们是一个旗帜:你瞧,我们女人的生活也可以是只为了取悦自己。

  虽然花木兰是一部非常热血的电影,替父从军,杀伐战场,峥嵘一代。

  但是姐妹们,我们的生活不是电影,也不是一场逞英雄、做圣母的战役。

  婚姻生活是长久的、细碎的、需要你来我往的。

  三毛曾说:如果爱情不落到洗衣、做饭、数钱、带孩子这些零散的小事上,是不容易长久的。

  但是爱情,不是我洗衣、我做饭、我带孩子、你数钱、你坐着看,而是我们互相分担,我们共同付出。

  因此,我真诚的建议:

  我们在现实中,不要做花木兰,我们本就不需要为任何人牺牲,也不能够被任何人牺牲,我们需要实现的是情感平衡。

  已经七十三岁的郑佩佩终于拥有了平淡的生活,也在经年岁月中,对自己曾经过到得的一切释怀了。

  然而如果能够重来,再次回到二十岁,多希望她能够用事业中寻回的自信重塑内心中的自我,化解原生家庭带给她的伤害,活成双赢的侠女。

  那时候,她可以说,现实里的花木兰,我真的不想做。

  • 友情链接()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