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州中泰助孕生殖中心

神州中泰助孕电话

神州中泰助孕 > 神州中泰助孕电话 >
青蚵嬷的故事
文章来源:http://ddaiyun.net  发布日期:2021-09-05
隔代教养现象探讨

随着家扶社工走在宁静街头,不远处有个小弟弟扬起笑向我们挥手。他是梁阿嬷第2个孙子,就读小学4年级。走进国宅,小弟弟引我们进屋后大喊:「姊姊!他们来了。」然后,我见到一位娇小而可爱亲切的女孩,据说是个每学期都名列前茅的人。原来阿嬷虽然还在回家的路上,却已先打电话知会,要姊弟俩先招呼我们。不久后阿嬷进门,看起来还很年轻。她一脸真诚地要我们快坐下,一边不好意思地说,因为自己捡蚵仔全身髒臭,不适合坐沙发,所以要我们客人赶紧上座!

阿嬷说,家里实在没什么东西,都是从家扶那拿来的。不过,地方虽然小、家具虽然旧,阿嬷却将它整理得很有「家」的味道──一个原本是书架的东西巧妙成为客厅与餐厅间的隔间,柜上不乏悉心的摆设;墙上好几幅大型绣图,是社工人员口中夸讚的好手艺;还有,家扶「金嬷奖」奖状上方,就挂着阿嬷与孙子们从小到大的合照。虽然尚未访谈,但阿嬷与孙子的好感情,单从照片就能流露。
相继变故 支手撑起养孙重任
说起两个孙子,阿嬷马上就开始鼻酸。阿嬷和丈夫当初同在工厂工作而认识结婚,丈夫因鼻咽癌去世后,2年后大儿子也因肝病而离世,留下未婚生子的骨肉。「那时候外婆说孩子要送给别人,我不忍心啊,毕竟是自己的骨肉。」眼角已泛泪的她说。没想到2、3年后二儿子又莫名其妙地出了车祸,撞伤了小脑,还逐渐演变成精神疾病,被判定必须住在疗养院;大陆配偶因此要求离婚,阿嬷觉得是人之常情,所以就答应了。「刚离婚的前几个月还会回来看看儿子,给点家用,要我帮她儿子买衣服、买玩具。」阿嬷并说,当把儿子接回家短住时,贴心的弟弟还会因为她的解释(爸爸变成这样是因为受伤,现在更需要我们的安慰),而特别去多抱抱爸爸、亲亲爸爸。
从50几岁开始独自扶养两个孙子,原本打算一半急用、一半保本的保险金,在这种情况下很快就用完了。现在已经60几岁的阿嬷说,自己的精神与体力状况大不如前,为了生计,一大清早、每天几乎都是4点多就出门去工作,下班会绕到黄昏市场买菜准备晚餐,至于早午餐就要孙子们自己打发。「最穷的时候,我最记得那时小的问我:『阿嬷我肚子饿,可不可以吃早餐?』我却只能跟他说:『阿嬷没有钱买,你去学校等营养午餐。』」说到这里,阿嬷哭了。
最穷的时候,我最记得那时小的问我:「阿嬷我肚子饿,可不可以吃早餐?」我却只能跟他说:「阿嬷没有钱买,你去学校等营养午餐。」
梁阿嬷其实不叫青蚵嬷,可是她透早骑车去挖蚵的形象不断在我心中浮现。阿嬷工作的地方是一处蚵寮;台南安平一带据说自荷兰统治时期就开始普遍养蚵,直到现在还有许多的蚵寮,因为多是手工作业,所以劳力上的需求不小。虽然从事剥蚵仔工作的总人数已经没有以前来得多,但由于这对老人家来说体力负担较小,又可换取收入,所以来剥蚵的几乎都是中年以上的妇女。戴上手套、拿起「蚵刀」把蚵仔挖出,同时要小心不把它的肚子戳破,一整天下来仍然很累人,屁股也会坐到发麻。「每天早上4点多就会来这里报到,挖了一天大概可以有4百块的收入,勤快一点、2点就来的话,还可能有5、6百块;不过如果遇到气候不好的时候,蚵仔都长得很小,挖了一整天大概就只能有2、3百了。」
阿嬷说这个工作虽然累,钱也不多,但没什么好嫌的。「要嫌你就没工作做啦!我也曾经去应徵洗碗工,跟人家说我的经验很丰富,可是老闆会担心我们老人家跌倒,所以没人要用;还好还有这里可以让我工作。」讽刺的是,不久前我正好看到捷运的政令动画,宣导着:「就业服务法里规定,雇主对求职人或雇用员工不得以年龄作为求职门槛,违者将处以30万至150万元重罚。」这个社会似乎充斥着名实不符的事。
说实在的,这个小的都是姊姊在顾,我实在就感心
工作辛苦 长孙一路扶持
因为要维持家计,阿嬷一天工作超过10小时,每週7天也都必须工作。姊姊从小学开始,就懂事地帮忙阿嬷照顾年幼的弟弟,负责照料日常起居里大大小小的琐事;包尿布、换尿片也难不倒她。等到弟弟念幼稚园,姊姊除了要顾好自己的课业外,更负责弟弟上下学的接送。每天她都会先把弟弟送到学校,自己再去上学;弟弟上小学后有参加安亲班,放学时段时,会先把弟弟送到安亲班,她再回去做自己的事。寒暑假时,姊弟俩更是相依为命。阿嬷说姊姊很少出门玩乐,只有偶尔跟朋友逛逛街,大部分的时候都会待在家里陪弟弟。我问弟弟在家都做些什么?弟弟害羞笑笑地说不知道。这时姊姊帮弟弟答腔:「他都在看电视。我有时候就会出来问他功课写完没,要是没做完就会盯着他做。」「」说到这里阿嬷哽咽,但此时哽咽的不只她,一阵酸苦也不断从我的鼻腔往下窜。
外有邻里与家扶 内有乖巧二孙
虽然名为安亲班,这却是邻里里有位好心的老师,半志工性地辅导孩子做功课,让最需要帮助的孩子能在放学时段得到照顾。「那里的收费很便宜,每个月还算负担得起。」阿嬷言道。弟弟顶多就是待在安亲班写好功课,姊姊也从未补习,但期末成绩弟弟考了第5名、姊姊则常常名列第一。梁阿嬷说自己教孙子并没有什么撇步,一直以来她都只要求他们3件事,第一就是不能吸毒,第二是不能学坏,第三就是要好好读书。「我跟他们说,阿嬷就是因为没读了什么书,现在赚钱才会那么辛苦。」对于补习,阿嬷也有自己的看法。「对我来说,补习的意思就是有钱的人用钱把自己上课不用心、没听到的部分补回来;我跟他们说,我们没钱补习,所以上课一定要很专心,只要上课的时候有用心,功课就一定没有问题。」因为没有多余的钱去「补破网」,行所当行就变得更重要。甚至,没补习的人也可以比有补习的人考得更好。
钱赚多赚少无所谓,如果没办法捐钱帮助别人,就去当志工。
因为,阿嬷很强调「靠自己」。她不断和孙子说,不管什么事都要靠自己;别人能给的帮助或依靠都只是暂时的,最终还是要用自己的力量站起来。「所以,」姊姊说道,「有次我数学考了0分,被阿嬷骂到臭头。阿嬷要我自己要努力去试,结果下一次考了75分,之后就都没问题了。」阿嬷说姊姊年纪够大,都能明白她不倦告诫的话;弟弟还太小,很多话都还听不懂,阿嬷索性跟他说,要好好读书,当个有用的人,不然难道要被人家说成是野孩子吗?结果,懵懵懂懂的弟弟只是一直流泪。
至于回馈,是因为梁阿嬷是个心怀感恩的人。「我跟他们说,钱赚多赚少无所谓,如果没办法捐钱帮助别人,就去当志工。」阿嬷的教诲,姊姊早已开始实行。顶着沙哑的喉咙,志工们说,这是因为姊姊前几天帮他们声嘶力竭地义卖,顺便帮助自己筹募助学金。她现在是幼保系的学生,也是电脑高手。我问她为何选择幼保系,她给了我饶富启示的回答:「因为我想要训练自己、改善自己的坏脾气。」天助自助者、自助而助人,这两句话都在此得到了应证。
祖孙相处亲密而轻松
姊弟都很乖巧,让梁阿嬷很放心,也感到骄傲。当问到祖孙的相处情形时,阿嬷竟然说:「我都要他们不要把我当阿嬷,要把我当成朋友、讲八卦。」最后我开玩笑地问阿嬷:「姊姊几岁才可以交男朋友?」阿嬷答,大学以后吧!她转而问弟弟在学校有没有女朋友,弟弟摇摇头,然后阿嬷笑着对他说:「这样逊毙了!」结果全屋的人都笑成一团。
蒙特梭利曾说:「爱和爱的希望不是学习而来的,它们是与生俱来的稟赋。」这是我访问完这家人后,心中最深的感触。

标签:

  • 友情链接():